当前位置:首页 > 德育天地 > 学生园地
没有什么不同
添加者:信息中心
添加时间:2017-05-08
阅读次数:387


没有什么不同

高二、3 唐溶婧





“也许自身身体的缺陷可能会影响你前进的脚步,但是真正让你止步的却是你的想法,你的行动”——次仁吉(现已成为一名特 殊学校教师)





四月里一个闷热的午后,太阳迟迟不肯出来,天却亮的有几分“荒唐”。高中部选出来的学生代表们提着大包小包作为见面礼的书和体育用品来到了位于一环路的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

从未进入到特殊人群中去,也从未想过这件事。好奇、紧张、兴奋大概就是踏进特校大门前我所有的感觉了吧。进入校门,门口的那棵樱桃树显得格外亮眼。绿白相间有些温馨的教学楼和寝室将学校包围起来,不算大的操场上有一个班正在上体育课,跑长跑的女生,打篮球的男孩子,一切活动都有序的进行着。但操场上除了偶尔发出的奇怪的叫声和拍球声以外没有其他“多余”的声音,很明显,这是聋生部的一节“无声”体育课。与健全人不同的一点:他们进球欢呼,长跑加油都只能靠手语和面部表情来交流,但他们拥有和我们一样的快乐。在大概了解这个学校的一些情况之后,我和同伴单独来到了盲生部。在这里,我对特殊人群有了新的概念。

盲生部是一个单独的小校园,走进侧门,拐角楼梯处遇到两个小男孩,他们俩正互相搀扶着走上楼去,萌萌的背影让人看了既觉得可爱又让人心疼,在替他们反问命运的不公时,也无数次的感谢父母给了我一个健全的身体。参观了小学生的教室,“潦草”的展画,自己略微生硬的大字报,写着“我要好好学习,好好写字”新年愿望的卡片以及桌子上用手阅读的故事大全,这里的一点一滴,没有一处不使人心中五味陈杂。在走出盲生部的路上,遇到一位女生,她贴着墙走生怕被人撞倒,有些紧张的她嘴里一种重复着:“慢点儿!慢点儿!”好在大家整齐的靠右之后,女生安全地回到了班上。

一位老师说过,脑瘫在我们眼里行为看起来是有些奇怪甚至可以说是可怕的。我们在聋生部的第一个参观地点便是脑瘫学生的活动中心,他们坐在轮椅上重复着抛球的动作,一遍又一遍。为了表示友好,我们帮忙捡球和学着抛球,把参观真正落实到了交流上。接下来参观的是聋哑学生的美术和蜀绣作品,说实话,我真的震惊了。大家也都为这些作品发出了由衷的感叹和拍手叫好,他们的水平可以说远远超于我们,这点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和四年级的小朋友们打过招呼后便来到了此次交流的最后一个地点——校史室。在这里,我们参观了特校建校95年来部分学生的优秀作品,也对这个学校的建校历史有了更详细的了解。之后,回到最初的起点——樱桃树下。带队老师终于说出了那件“最后才能说的事”。

原来樱桃树是座坟,埋着第一任校长。她是一个伟大的人,她将一生献给了特殊教育,也正因此,她值得被后人铭记。这时,也有不少同学对着树,用手语说了“谢谢”,伟大而无私的人值得被尊敬。

与聋生部学生真正的接触交流是在最后的赠书环节和短短十几分钟的篮球赛中,这一次,终于有了女子篮球赛。不懂规则一群人在球场上拼命跑着。时而熊抱,时而扑到,画面太美简直不忍直视,最后累得面对面喘气,看着对方吐舌头的样子,大家都笑了。这一笑,跨越了听力和语言的障碍,拉近了彼此的距离。真正接触了特殊人群之后,那一笑,可能是我努力打手语,最想看见的表情;是单纯美好最美的表情;是投影在我脑中记忆最深刻的表情。

上帝关上一扇窗,定会打开一扇门。人生而平等,先天自身的缺陷并不能让你止步。请你记住,我们是跨越障碍,一起大笑的朋友;我们是在球场追逐,一起挥汗的对手,我们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短暂的第一次与特校的交流就告一段落了,一步三回头,姗姗来迟的太阳把那颗樱桃树照的格外亮眼。